您當前的位置 : logo >  商界新聞 > 要聞 > 正文
投稿

快遞柜變“甩手柜”?快遞“最后一公里”該怎么走?

2019-08-07 09:09:04 來源:中國新聞網

“您的包裹已放在小區快遞柜,取件碼XXXX,請及時領取。”這樣的短信對于習慣網購的用戶來說并不陌生,與此同時,快遞小哥送貨的電話卻日益稀少,快遞常常被直接放進快遞柜,“不告而投”和“懶人快遞”的現象越來越普遍。

選擇權早已還給用戶?

國家郵政局近日發布了《智能快件箱寄遞服務管理辦法》,該辦法將于2019年10月1日起施行。

該辦法規定,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遞快件,應征得收件人同意;快件出現外包裝明顯破損、重量與寄遞詳情單記載明顯不符等情況,不得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遞。辦法還要求,快遞箱運營企業合理設置快件保管期限,保管期限內不得向收件人收費。

對此,菜鳥網絡回應稱,從今年3月開始,自主設置功能已在全國上線,“用戶不同意存放柜子,快遞員將無法將柜門打開”“早已將選擇權還給用戶”。

不過,記者走訪北京多個小區發現,不少智能快遞柜已成為快遞員的“甩手柜”,選擇權并未回到用戶手中。

你接到派送電話了嗎?

北京海淀區的吳小姐小區沒有快遞柜,她最擔心不打招呼被放驛站。“放快遞柜還算好的,但快遞柜有體積限制,最怕的是買了大件放在了驛站,不但要去旁邊小區取,還要自己搬上樓,等于我把快遞員的活給干了!”

但有了快遞柜也同樣面臨問題。北京市朝陽區的張先生告訴記者,除了順豐快遞會提前打電話詢問,其他快遞基本都是直接放快遞柜。“我明明在家,但不通知就放柜子里,還要自己下去拿,送貨上門不是應該的嗎?”

海淀區某小區豐巢快遞柜。張旭 攝

海淀區某小區豐巢快遞柜。張旭 攝

“上次我朋友給我郵寄一箱櫻桃,快遞員直接放快遞柜里,我沒注意到豐巢的短信,去取的時候因為高溫已經壞掉了,而且開箱子還被收了1元保管費。”有用戶對超時保管費忿忿不平,“放柜子前又沒有通知我,這筆錢憑什么我掏呢,我支付的錢已經包含郵費了啊?”

快遞小哥爭分奪秒的背后

在社交媒體上,關于快遞員不打電話直接放快遞柜的抱怨也此起彼伏。對于吐槽,快遞小哥也覺得無奈。

韻達快遞員陳俊毅告訴記者,每個人每天的派件量大約三百票,挨個打電話詢問收件人來決定快遞投放地點,他認為不現實。“件量大的話,挨個打電話,從早上送到晚上都送不完,何況還有收件單要接。”

北京東城區,多家公司快遞車在進行投遞。張旭 攝

北京東城區,多家公司快遞車在進行投遞。張旭 攝

陳俊毅表示,每個快遞的派件費是1元錢,每個快遞都打電話,電話費也是成本,掙不了多少錢。他同時表示,如果有大件或生鮮等不適合放快遞柜的物品,他們會提前聯系收件人,詢問是否在家,約定時間再送貨上門。

朝陽區中通快遞點的陳林(化名)在了解即將實施的新規后,他表示公司也是這樣要求的,只是執行起來未必那么嚴格。他還表示,希望客戶在填寫地址時明確配送方式,對雙方都方便。

快遞小哥爭分奪秒的背后是快遞企業的價格戰。

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,2019年上半年國內郵政行業繼續保持持續增長,快遞業務量、業務分別增長25.7%和23.7%。在行業指標增長的同時,快遞公司的單票價格卻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滑。

6月份快遞行業整體單價水平為11.78 元,同比下降2.05%,降幅環比擴大1.3個百分點。具體到每個快遞公司層面,根據各個上市公司的財報顯示,6月份申通快遞單票收入2.85元,同比下滑8.36%;圓通快遞單票收入3.02元,同比下滑10.89%;順豐單票收入為23.21元,同比下滑1.28%。

價格戰成為服務質量下降的原因之一,在快遞專家趙小敏看來,“要提升用戶滿意度,增加投入應該是由總部來做的事,比如修改收入結構,提高送貨上門的收入,對快遞員進行激勵,而不僅僅是看數量,這樣才能給用戶更多選擇。”

快遞柜超時費誰來付?

據浙江在線今年4月報道,杭州有用戶出差10天被快遞柜收了10元滯留費,這引發了不少用戶的共鳴:很多時候快遞員“不告而投”,“被迫”接受快遞柜服務,還要多花錢才能取件。

對此,一位快遞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,并未征得用戶本人同意,產生超時費,這種情況下用戶可以聯系快遞員,要求重新投遞。

此外,不少網友都對“超8小時,一天一元”以及“超16小時,一天一元”的規定進行了吐槽,認為保管時長太短而且不同快遞柜不統一,對用戶來說不方便而且有亂收費之嫌。

某快遞柜提示:包裹超過10個小時,取件需支付1元。 程春雨 攝

某快遞柜提示:包裹超過10個小時,取件需支付1元。 程春雨 攝

不過郵政局新規第二十五條規定,智能快件箱運營企業應當合理設置快件保管期限,保管期限內不得向收件人收費。也就是說,10月1日后,保存8小時就收取超時費的情況或將改善。

事實上,快遞柜不但收費,而且是雙向收費。有快遞員向記者表示,“我們在快遞柜中存放快件也是需要付錢的。”快遞柜按大小收費,一般在3到6角錢之間。如果客戶不能在規定時間內從智能快遞柜里取出快件,需要快遞員重新取出再投放,還會再次收費。

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:每件快遞的派件費平均為一元,如果都送貨上門,一天也就能派100件左右,但如果在快遞柜中存包裹,雖然每件需要支付三五角錢,但這樣一來數量可以達到300件。

關于快遞柜收費的問題,快遞專家趙小敏表示,快遞柜的設置給快遞企業帶來了便利,因此可以采取共建模式分擔一部分成本。

快遞“最后一公里”該怎么走?

2010年,中國郵政設立了國內第一個快遞包裹智能投遞終端,開啟了行業先河。此后幾年,投身智能快遞柜行業的公司越來越多,速遞易、中集e棧、云柜、格格貨棧等公司先后成立。

根據中商產業研究院發布的《2018-2023年中國智能快遞柜市場前景及投資機會研究報告》,2015年全國智能快遞柜市場規模為69億元,預計2020年,中國快遞柜市場規模將達近300億元。

圖片來自中商產業研究院

圖片來自中商產業研究院

盡管智能快遞柜遍地開花,但行業內目前處于普遍虧損狀況,即使是頭部企業的豐巢也并不樂觀。截至2018年5月31日,豐巢科技營業收入為2.88億元,凈利潤為-2.49億元。

目前快遞柜的收入主要有三種:向快遞員收取使用費;向收件人收取超時滯納金;利用電子屏幕打廣告。記者在多個小區也看到,屏幕上滾動播放的是廣告主的宣傳片,在用微信取件掃碼后,用戶頁面還會跳轉到電商APP。

有市場分析人士認為,行業普遍虧損,再加上新規可能導致的入柜率下降,在內憂外患情況下,快遞柜企業或將出現一波優勝劣汰。

快遞柜用戶在進行取件。張旭 攝

快遞柜用戶在進行取件。張旭 攝

“快遞柜容量還有10倍左右的增長空間,但目前規模還不夠大,成本又需要人來買單,可以借鑒快消品銷售網絡的鋪設,由快遞企業和快遞柜運營方進行利益分配,共同承擔。否則單方面收費,受損的還是消費者。”趙小敏認為。

“我還是看好快遞企業和快遞柜公司的共建模式,把容量做大,這樣快遞公司的服務和快遞柜的收入都有保障,獲得更多用戶反饋后也有利于改進服務,讓消費者獲益。”趙小敏表示。

對于快遞的“不告而投”,你怎么看?(張旭)

文章來源:中國新聞網 責任編輯:
版權聲明:
·凡注明來源為“中國商界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中國商界網所有。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·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商業 / 家居
不良信息舉報信箱 新聞熱線:0550-82200000   服務QQ:5997 [email protected]  網上投稿
關于本站 | 廣告服務 | 免責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聯系我們
中國商界網 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2005-2017
排列五走势图最近三十期